必备癌性肠梗阻国内外指南共识

导读

在肿瘤代谢支持治疗快速进步、新型抗肿瘤措施潮涌般出现、抗肿瘤药物治疗认识不断深入、多种特色癌性肠梗阻治疗技术日益成熟等多种因素的促动下,癌性肠梗阻患者面临的不再是一条绝路;“柔性融合诊疗技术”能为癌性肠梗阻病人康复带来更多临床获益。

目前癌性肠梗阻治疗上没有定规

癌性肠梗阻的确切定义应涵盖由胃肠道原发肿瘤、系膜或盆腔肿瘤及其复发转移瘤导致的完全或不完全肠道梗阻。

由于梗阻部位及程度、是否伴复发转移、全身状况好坏、是否合并基础疾病等差异甚大,且不同的肿瘤有不同的行为和可变的治疗反应,这些特点在癌性肠梗阻患者表现的更为淋漓尽致;在治疗计划制定上学科跨度较大,既要解除梗阻,又要兼顾肿瘤治疗,让病人最大获益,这考验着临床医生的肿瘤专科技能、知识更新、多学科协作及综合实力。而不可治愈的肿瘤患者往往希望从某项治疗措施中获得可观的收益甚至治愈的希望,两者形成巨大反差。迄今为止,林林总总研究数十年,结论仍然为:目前治疗无定规!

现就目前能够对临床思路有所参考的指南、共识、进展以及我们的探索总结如下。

内容之一内容之二内容之三内容之四

《晚期癌症患者合并肠梗阻治疗的专家共识》()

一、概述

恶性肠梗阻(MalignantBowlObstruction,简称MBO)是指原发性或转移性恶性肿瘤造成的肠道梗阻。此共识主要针对无法接受常规手术治疗,或手术难以获益的晚期及终末期癌症合并MBO患者的诊断与治疗问题进行讨论。

1、MBO发病及病因

晚期原发或转移肿瘤并发肠梗阻的发生率为5%~43%,常见原发肿瘤为卵巢癌、结直肠癌和胃癌。小肠梗阻(50%~61%)较大肠梗阻(33%~37%)常见,>20%MBO同时发生大肠和小肠梗阻。MBO病因分为癌性和非癌性两类。癌症侵犯和播散是导致机械性肠梗阻主要原因。非癌性病因所致MBO占3%~48%,也是功能性肠梗阻的常见病因。引起MBO的非癌性病因包括:手术或放疗后肠粘连、低钾血症、体弱衰竭所致粪便嵌塞等。

2、MBO病理生理变化

肠道内液体分泌-吸收平衡破坏是MBO的关键性病理生理变化。MBO导致肠道扩张,水电解质吸收障碍,肠液分泌进一步增加及肠道异常不协调蠕动。MBO一旦发生“分泌-扩张-分泌”,“扩张-分泌-运动”恶性循环,将引发一系列严重的MBO临床表现。

3、临床表现及诊断

MBO大多缓慢发病,常为不全性肠梗阻。常见症状包括恶心、呕吐、腹痛、腹胀、排便排气消失等,其临床表现与肠梗阻部位及程度相关。MBO诊断要点包括:(1)恶性肿瘤病史;(2)既往未行或曾行腹部手术、放疗或腹腔内灌注药物治疗;(3)间歇性腹痛、腹胀、恶心、呕吐等症状,伴或不伴肛门排气或排便;(4)腹部体检可见肠型、腹部压痛、肠鸣音亢进或消失;(5)腹部CT或X线腹部平片可见肠腔明显扩张和多个液平面。X线腹部平片检查是诊断肠梗阻常用检查方法。有条件的情况下,推荐腹部CT扫描作为肠梗阻影像学诊断的首选方法。

二、治疗

1.治疗总则

治疗目标:改善生活质量。

治疗原则:个体化姑息治疗。应该根据患者疾病的阶段、预后、进一步接受抗肿瘤治疗的可能性、全身状况以及患者意愿,决策治疗方案。

治疗方法:手术治疗、药物和其他姑息治疗。

2.手术治疗

MBO手术治疗的指证、方法选择等并无定论,存在高度的经验性和选择性。手术治疗仍然是MBO主要的治疗方法之一,但应严格掌握手术指证。仅适用于机械性梗阻和/或肿瘤局限、单一部位梗阻,并且有可能对进一步化疗及抗肿瘤治疗获益的患者。对于经过选择的适当患者,手术可以达到最佳的缓解症状、提高生活质量和延长生存时间的目的。Zotmuldr等的研究显示:在手术治疗受益的患者中,手术治疗的无梗阻生存略优于药物治疗。但是,对一些不适于进行手术治疗的MBO患者,手术不但没有治疗作用,反而会给患者带来额外的痛苦和负担,应该选择其他治疗方法控制症状。研究显示,手术治疗的症状缓解率42%~85%,并发症发生率为9~90%,死亡率9%~40%,复发率10~50%。

(1)手术治疗目的:主要目的是缓解患者的症状,改善患者的生活质量;次要目的是延长生存时间。

(2)手术治疗效果评价指标:症状(包括恶心、呕吐、疼痛等)缓解的程度;生活质量,能够经口进食,能够接受固体食物,肠道功能恢复程度,术后肠梗阻持续缓解>60天等;生存时间,多数学者认为,术后生存时间>60天,可以作为姑息手术治疗有效的标志之一。

(3)手术治疗适应证:粘连引起的机械性梗阻;局限肿瘤造成的单一部位梗阻;患者对进一步化疗可能会有较好疗效(化疗敏感者);

(4)手术治疗绝对禁忌证:近期开腹手术证实无法进一步手术;既往腹部手术显示肿瘤弥漫性转移;累及胃近端;影像学检查证实腹腔内广泛转移,并且造影发现严重的胃运动功能障碍;触及弥漫性腹腔内肿物;大量腹水,引流后复发。

(5)手术治疗相对禁忌证:有腹腔外转移产生难以控制的症状(如呼吸困难);腹腔外疾病(如广泛转移、胸水);一般情况差;营养状态较差(如体重明显下降/恶液质,明显低蛋白血症);高龄;既往腹腔或盆腔放疗。

(6)可选择的手术方案:松解粘连;肠段切除;肠段吻合;肠造瘘。

3.药物治疗

治疗目标:不使用减压装置或在使用胃肠减压装置的同时,控制恶心、呕吐、腹痛和腹胀等症状。

药物种类:止痛药(主要为阿片类镇痛药)、止吐药、激素类药及抗分泌药。

用药要点:药物治疗的剂量和给药途径需个体化。大多数MBO患者不能口服给药;静脉给药最好经中心静脉置管给药;可选择皮下注射、经直肠或舌下途径给药。

(1)止痛药

1)阿片类药

作用机制:阿片类药物为阿片受体激动剂,作用于中枢阿片受体产生镇痛作用。阿片类止痛药是控制MBO腹痛最有效的药物,对持续性疼痛和绞痛均有效。

药物及应用:可根据病情选择吗啡、芬太尼等强阿片类止痛药。对于无法口服用药的患者,首选芬太尼透皮贴剂,或吗啡皮下、肌肉或静脉注射。哌替啶因镇痛作用时间短,其代谢产物易产生严重不良反应,故不推荐使用。阿片类止痛药的临床用药应遵循WHO癌症疼痛治疗指南,规范化、个体化用药。强阿片类药物治疗时,应该重视个体化滴定用药剂量,防治恶心呕吐、便秘等药物不良反应。此外,对于未明确病因的肠梗阻病人,应注意使用阿片类药物可能影响病情观察和决策手术。

2)抗胆碱药

作用机制:外周胆碱能受体阻滞剂,缓解胃肠道平滑肌痉挛和抑制蠕动。

药物及应用:抗胆碱类药物包括氢溴酸东莨菪碱、山莨菪碱等。抗胆碱类药物可用于阿片类药物单药控制不佳的腹部绞痛。抗胆碱类药物不能透过血脑屏障,因此中枢性不良反应(如失眠和欣快)较阿片类药物低。

(2)止吐药

1)促动力药

作用机制:加强胃和上部肠道的运动,促进胃蠕动和排空,提高肠内容物的通过率;同时也具有中枢性镇吐作用。

药物及应用:药物为甲氧氯普胺(胃复安)。适用于肠梗阻早期、不完全性梗阻。由于促动力类止吐药可能会引发腹部绞痛,故不推荐用于完全性机械性肠梗阻。

2)中枢止吐药

作用机制:通过作用于与呕吐反应相关的中枢化学感受器,而达到中枢性镇吐作用。

药物及用药:根据病情选择神经安定类药物,如氟哌啶醇、氯丙嗪和丙氯拉嗪等;或抗组胺药,如茶苯海明、塞克利嗪。

(3)激素类药

地塞米松常用于止痛或止吐治疗的辅助用药。但由于用糖皮质类激素存在不良反应的风险,因此MBO治疗使用激素时需要权衡其利弊风险。

(4)抗分泌药物

1)抗胆碱药物

作用机制:外周胆碱能抑制剂,抑制胃肠道腺体分泌。

药物及应用:氢溴酸东莨菪碱、山莨菪碱等。与抑制平滑肌蠕动的作用相比较,抗胆碱类药物对胃肠道腺体分泌的抑制作用相对较弱。由于抗胆碱药具有抑制消化液分泌的作用,因此即使无腹部绞痛的MBO也可以选择使用抗胆碱类药物。抗胆碱类药物可引起口腔干燥、口渴等不良反应。   

2)生长抑素类似物

作用机制:生长抑素类似物可以抑制胰腺、胃肠道的内、外分泌,抑制多种胃肠道激素释放,通过减少胃肠道分泌调节胃肠道功能,降低肠道运动、减少胆道分泌、降低内脏血流、增加肠壁对水和电解质的吸收,从而有效控制MBO的恶心、呕吐症状。在早期MBO患者生长抑素类似物还可能通过抑制MBO病理生理过程中的分泌-扩张-运动活动恶性循环,从而逆转MBO。

药物及应用:奥曲肽(善宁?)及长效奥曲肽(善龙?)。

奥曲肽可以有效控制MBO的恶心、呕吐症状,其作用优于抗胆碱药物。在MBO早期,奥曲肽与促胃肠动力药物联合使用,可能逆转MBO恶性进展。奥曲肽与促胃肠动力药、中枢止吐药物等药物联合用药安全有效。国外大量研究证实,与抗传统抗胆碱药物相比,奥曲肽能更好控制恶心、呕吐症状,减少胃肠道分泌量。对于丁溴东莨菪碱治疗失败的上部肠道梗阻、奥曲肽仍然有效。同时早期联合甲氧氯普胺、地塞米松,不仅可缓解症状,而且可协同促进肠运动功能的快速恢复,逆转肠梗阻。

长效奥曲肽为奥曲肽的第二代剂型。长效奥曲肽单次肌肉注射,每月一次。长效奥曲肽用药后的血浆药物浓度持续稳定,克服了奥曲肽作用时间短、必需每日注射、注射间期药物浓度波动的缺点。长效奥曲肽可以更有效地持续控制MBO症状,增强了患者用药的依从性。Matulonis等研究证实,奥曲肽短期治疗有效的MBO患者,换用长效奥曲肽,可以安全有效地维持症状的持续缓解。长效奥曲肽推荐用于奥曲肽治疗有效、预期生存期>1个月的MBO患者。

4.其它治疗

(1)补液

补液适用于存在脱水症状的MBO患者。MBO患者的口干、口渴症状有时可能与静脉或口服补液量无关。口腔护理和反复吸吮冰块、液体、或涂唇膏等措施,可能减轻口干、口渴症状。

补液方法:静脉或皮下输液。静脉补液方法长期应用给患者带来不适和不便,因此长期静脉补液仅适于有中心静脉置管的患者。与静脉输液相比较,皮下输液具有方便、安全、有效和费用相对低廉的优点,可以在家中使用,是无中心静脉置管患者的可靠选择。

补液量:必须注意权衡补液疗效和补液可能导致的不良反应。研究显示每日肠外补液量>1L者,可显著减轻恶心症状。但是补液过多可能导致胃肠道分泌量增加。一般每日补液量~ml/日。

补液成份:5%葡萄糖溶液、0.9%氯化钠溶液均为常用补液制剂。高张溶液提高血浆渗透压、促进利尿、并影响肾素—血管紧张素—醛固酮系统。可以选择性使用高张液体抑制体液潴留的恶性循环。经皮下输液补钾需要密切监测。有文献报道,轻度低钾患者经皮下输液方式补钾,其氯化钾浓度范围为10~40mmol/L。经皮下输液补钾的安全性数据尚不充足。

(2)全胃肠外营养(TPN)

TPN的主要目的是维持或者恢复患者的营养,纠正或预防与营养不良相关的症状。TPN在MBO治疗中的作用存在争议。TPN一方面可延长患者的生存时间,另一方面可导致并发症的发生、延长不必要的住院时间。TPN不应作为MBO患者的常规治疗,仅选择性用于某些MBO患者(肿瘤生长缓慢、可能因为饥饿而非肿瘤扩散而死亡的患者)。Cozzagliao等研究结果显示,TPN适用于KPS评分>50%,而且预期生存时间>2个月的MBO患者。

(3)自张性金属支架

自张性金属支架选择性用于十二指肠或直肠梗阻的患者,禁用于多部位肠梗阻和腹腔病变广泛的患者。该治疗费用高,在MBO的应用价值存在较大争议,因此应根据患者个体情况谨慎选用。多项临床研究结果显示,自张性金属支架可以使梗阻的肠腔再通,术后可能进食少量的食物。自张性金属支架的常见并发症包括局部疼痛、肠出血和肠穿孔。

(4)鼻胃管引流(NGT)

NGT仅推荐用于需要暂时性的减少胃潴留的MBO患者。长期使用NGT仅限于药物治疗不能缓解症状、而又不适于行胃造瘘手术的患者。NGT可产生严重明显不适感,引起鼻咽部刺激、鼻软骨腐蚀、出血或换管或自发性脱出等并发症。

(5)胃造瘘

胃造瘘适用于药物治疗无法缓解呕吐症状的MBO患者。慎用于既往多次腹部手术,肿瘤广泛转移,合并感染的患者。慎用于门脉高压、大量腹水及出血风险的患者。胃造瘘方法包括手术胃造瘘和内镜引导下经皮胃造瘘(PEG)。PEG创伤小,是首选的胃造瘘方法。83~93%胃造瘘患者的恶心呕吐症状可能明显缓解;胃造瘘及间歇减压后,还可允许患者少量进食,让患者“恢复”胃肠道的积极功能状态,从而避免使用NGT及其导致的身心痛苦。

我们的探索

在“肿瘤舒适医疗”原则指导下,我们提出并长期实施针对癌性肠梗阻特色诊疗技术“柔性融合诊疗技术”:

其主要内容涵盖肠梗阻基础治疗、中医药特色治疗、柔性与体腔肿瘤控制技术,以及相关技术高度个体化综合治疗方案的设计与有机融合。

[柔性融合诊疗技术]临床诊疗策略为:

医院中设置

癌性肠梗阻专科综述精选中文综述

舒适医疗承载了中晚期肿瘤病人期待,它应用核心技术MCLON,让病人接受合理、适宜、适度、有效的治疗,达到身心灵的平衡,获取治疗获益与治疗舒适度的最大化。

河南中医院

邓运宗肿瘤舒适医疗团队

提出并实施舒适医疗策略

实现了最小创伤化控制肿瘤

和病人整体最大化获益的统一

-









































看白癜风权威的医院
白癜风临床科研与诊疗


转载请注明:http://www.hkimf.com/jbzd/10573.html

首页| 网站简介| 发布优势| 服务条款| 隐私保护| 广告合作| 网站地图| 版权申明|